当护士成为病患家属——获“关爱患者月”征文活动二等奖
发布时间:2015年02月13日

当护士成为病患家属

        江铮(手术室)

一、惊吓

接到老公电话的时候有点懵,前两天是说胃不大舒服,当时也做了B超,慎重起见还做了心电图,都没啥问题啊,怎么早晨刚一走就因为心梗住院了呢?来不及细想,请了假就奔往他所在街道的www.8029.com。

老公被限制行动了,躺在病床上,看不出来病态。但医生拿来的检查结果告诉我问题非常严重,血糖高,血压高,心电图显示心脏前壁梗死,心肌酶等等的都不正常。当了这么多年护士的我一下子惊呆了,一向爱运动的他身体竟然有那么多问题,又竟然已经这么严重,而我居然一无所知。顿时,强烈的自责和紧张一齐涌上心头。

老公开始被严格卧床,我也就从当天开始,抛却自己的护士身份,开始了我病患家属的新角色。因为是护士,我懂得全力配合着各种检查、治疗,却又对护士的临床操作过度关注,唯恐老公受到一点不该承受的委屈;我敬重每一位医生,却每天有无数问题追着他们解答,每每看着他们皱起的眉头,听到他们不耐烦的语气,我也会非常的委屈和气愤,甚至想要大声责问。

我彻底沦为一名敏感、焦虑、甚至有点神经质的病患家属,我念过所有关于www.8029.com的的书此刻已无法给我任何的安全感,反之,医生的一个微笑、一个赞许的眼神却能让我和老公宽慰半天。以前非常无法理解那些病患家属的刨根问底、胡搅蛮缠此刻均在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我每天都渴望着医生对大家多一点特别的关注,每天都希翼与医生多一点沟通。

二、无助

做完各种检查,还是没有明确定论。老公每一次从仰卧到坐直身体,心脏都会疼痛好一阵,而我看在眼里,却爱莫能助。

第二天,www.8029.com请了上级www.8029.com的专家会诊,结果没说太准确,我只被简单地告知需要转院。于是,大家又得抛开对这个环境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熟悉感和信任感,带着满怀的希翼,又奔向另一个陌生。救护车上,我和老公相顾无言,只用大家彼此紧握的双手传递着鼓励和安慰。

到了上级www.8029.com,老公直接被送进了ICU,刚安排好,护士就开始赶人,我各种沟通请求无果,护士铁面无私,不容商量。老公明显有点慌了,对病情预后的无知、对陌生环境的恐惧,使他对我充满依赖。他拉着我,眼神里充满了悲切。我握着老公的手,轻声道别,给他鼓励,不住口的安慰说着“没事的、没事的……”。而他无助的眼神、微微颤栗的身体却无时无刻不在瓦解我的坚强,在转身的那一刹那,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到ICU的门口,我已经泣不成声,久久无法平复。之后的时间,我和老公就像两个无助的孩子,隔着一道门,生离死别般难受,除了每天两次短暂的探视,只能靠电话、短信和想象力给对方一点鼓励和慰籍。

假如当时能多给大家半个小时,让大家多一点心理准备,让老公多点心理缓冲,大家的感受会不会好很多?假如ICU能人性化一点,对于神志清醒的病人让家属多一点陪伴的时间,对门里门外的人会不会增添点温暖?然而,自己一直工作的场所,赖以生存的职业,此刻给我的感觉却是如此冰冷,如此陌生。

三、紧张

经过又一轮的检查,最终决定第二天手术。老家的亲人还在路上,我前前后后一力承担,蓬头垢脸的奔走在www.8029.com的各个楼层,交费、办住院手续、请假、订饭,无人陪同、无人商量,感觉www.8029.com好大,而自己细若微尘。已经感觉不到累,全身心的投入到术前繁琐的准备过程当中。

凭着职业敏感,尽管心情复杂,我还是决定自己选择主刀医生,并送礼。鼓足勇气找到主任办公室,小心翼翼的开口提自己的请求,并开始笨拙的塞红包。主任非常通情达理,红包拒收,但答应亲自主刀手术,这让我这个菜鸟家属在这两天来第一次感觉到温暖和亲切,连声的道谢后,第一时间把好消息通知了老公以及还在赶路的亲人。

要手术了,老公怕我担心,一直故作轻松,进手术室门的时候,还微笑着给我挥手。那扇我本来很熟悉的门,再一次把我冰冷地挡在外面。手术室,那个我每天工作的、熟悉得不能再熟悉、感觉就像我的第二个家的地方,在此刻,却成为我紧张、恐惧的源头。我想象着里面的流程,估算着老公的手术的进度,虽然知道手术的危险性并不是很大,心里还是百般焦灼以致坐立不安。

我开始像大多家属一样,趴在门缝往里张望,明明看不见什么,却感觉是陪在了亲人身边。手术室工作紧张繁忙、责任重大,大多www.8029.com做不到让巡回护士每隔一段时间便来到门口跟家属沟通手术进展。那么,有没有可能在手术室外面增加一个房间,设置几台跟里面手术联网的电视,让众多家属在手术室的门口,就能看到、关注到里面亲人的一举一动,对家属来说,会不会踏实、心安很多?

但是,医护人员会不会因此要承担更多风险?过大的压力会不会影响到手术的质量?那些过于血腥的手术场面是否适合让患者家属看到?医患纠纷会不会因此而剧增?因此,这也只是我作为一名病患家属时的突发奇想罢了。

以上是我人生中的一次切身经历,也是我一段真实的内心独白。2009年,我永生难忘的年份,在那一年,老公经历了他人生中迄今为止最艰难的一道坎,而我也有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病患家属的体验。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,之后的我对我的病患家属有了更多的感同身受的理解和帮助。

在他们惊吓、紧张、恐惧、无助的时候,一个笑脸,几句鼓励的话语,片刻贴心的陪伴,对大家而言只是举手之劳,而对于他们,就是温暖、希翼、信念和力量。所以,大家为什么不能多一点换位思考,为什么要吝啬那一点关爱呢?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此文荣获“关爱患者月”征文二等奖)

通讯员: 未经许可不许转载
关键词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